当前位置:首页 > 更多 > 比基尼 > 明朝的一起图财害命骗色案(发表于《上海法治报》2017年1月11日)_郑学富的博客_新浪博客

明朝的一起图财害命骗色案(发表于《上海法治报》2017年1月11日)_郑学富的博客_新浪博客

xmlns="http://www.w3.org/1999/xhtml">明朝的一起图财害命骗色案(发表于《上海法治报》2017年1月11日)_郑学富的博客_新浪博客@charset "utf-8";@import url("http://simg.sinajs.cn/blog7newtpl/css/33/33_2/t.css");.sinabloghead .blogtoparea{ left:320px;top:41%;}.sinabloghead .blognav{ left:263px;top:78%;}.sinabloghead .blognav .blognavBg{ background-image:none; } 加载中… 加载中... http://blog.sina.com.cn/u/2026595924 [订阅][手机订阅] 首页 博文目录 图片 关于我 个人资料 郑学富的博客 微博 加好友 发纸条 写留言 加关注 博客等级: 博客积分:0 博客访问:24,349 关注人气:37 获赠金笔:0支 赠出金笔:0支荣誉徽章: 博主被推荐的博文 郑学富的博客的这篇博文被推荐到新浪博客此博主被推荐的博文:明朝的一起图财害命骗色案(…博客首页全部推荐博文>>如何获得更多推荐? 相关博文 更多>> 推荐博文西游伏妖:试图抵达真相的黑暗故 川普与里根是猫和老虎的区别&n 大年初三开撕春联,济宁城管与“ 周老师有话说:人言虎口 释永信沉冤得雪还是继续说不清? 放鞭炮敲脸盆真能吓 “年味反刍”才是挥不去的乡愁 我曾是个网管 从伊万卡的拜年说到美国的种族歧 老师,请别拿走贫困生的助学金 查看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大 中 小 明朝的一起图财害命骗色案(发表于《上海法治报》2017年1月11日)(2017-02-04 11:18:40)转载▼标签:历史分类:文史晚晴时期的湖南湘潭文人魏息园(又名魏程搏,字莲裳)编著的《不用刑审判书》中记载了明世宗嘉靖年间,浙江绍兴县发生一起新婚凶杀案,邢县令主观臆断,严刑逼供,错判杀人命案。后来真凶归案,邢县令被皇帝裁决论罪相抵,命丧黄泉。发生在新婚之夜的凶杀案明世宗嘉靖年间,浙江省绍兴县城东的李益贵家张灯结彩,迎娶新娘,场面热闹非凡。李家尽管是小门小户,只有母子两人,家里也比较贫穷,但是婚娶大事却不能马虎,请来了唢呐班子,办了几桌酒席,热热闹闹、风风光光地把漂亮的新娘子婉姑娶进了家门。夜幕降临后,因为李家住房扁窄,参加婚礼的亲朋好友热闹一番也都各自散去了。前来送亲的新娘子的表哥张孝廉给表妹交代几句,告别亲家也回到了城西的家中。曲终人散,新郎新娘入洞房。第二天天不明,婉姑醒来,一看旁边的新郎不在了,便起床来到了婆婆住的东屋,一看婆婆也不在。婉姑以为母子两在厨房里做饭,就来到了厨房。“啊!”眼前的一幕令婉姑惊呆了:婆婆和丈夫双方横卧在血泊之中,身体早已僵硬。婉姑顿时吓得魂飞胆丧,大声呼喊:“救命啊!救命!”左邻右舍听到这撕心裂肺的呼喊声,全都来到了李家,勘视现场,检查死者,猜疑不定,彼此惊诧,因而共同来到县衙报案,请求稽查凶手。县令邢大人少年就以科甲进入仕途,被朝廷任命为绍兴县令,少年得志,年轻气盛,素来以精明强干自负。接案后,他带领一班衙役来到现场,勘验完毕,询问了案情,不由分说,先后将婉姑和张孝廉拘捕到案。邢大人升堂问案,惊堂木一拍,大声喝道:“带人犯!”此时,两旁衙役吆喝助威。张孝廉和婉姑战战兢兢,来到大堂,跪倒在地。邢大人厉声问道:“张孝廉,婉姑,如何勾搭成奸,谋害亲夫,快从实招来。”张孝廉一听,大呼冤枉,趋步向前,说道:“大人,不是我干的,且听我把前后经过说与您听。”邢大人极不耐烦:“快快讲来。”于是,张孝廉便将表哥如何委托自己护送表妹婉姑回乡完婚的前后情形一五一十地禀告县令。邢县令刑讯

威尼斯人网上娱乐-澳门威尼斯人手机版

逼供造冤案张孝廉的表哥姓王,是绍兴一带有名的银匠,人称“王银匠”。当年王银匠携带家眷到京城游览, 同时以自己的手艺谋生,在京城开了一家金银饰品店,因技艺高超而声誉鹊起, 王银匠的手工制品很受欢迎,价钱虽比别人高出一倍,但依然生意兴隆。从此经常与京城的富商巨贾和王公贵族有所来往。因为生意好 ,家道也日渐殷富, 积累了—笔财富。王银匠的妹妹年纪已经十五岁,姿容艳丽无比,父母早逝,兄妹两相依为命,王银匠非常疼爱自己的妹妹。婉姑在幼年时已经和同乡的李益贵订了亲。俗话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可是李益贵家里很穷,没有能力到京城去和婉姑完婚。而王银匠因店铺生意忙,也无法送妹妹去家乡办理婚事,常常为此忧虑。这时正巧表弟张孝廉,因参加礼部的考试来到京城, 就住在王银匠家里。待考试结束张榜后,张孝廉名落孙山,前来与表哥辞行回乡。王银匠办了一桌酒席为张孝廉饯行。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王银匠拿出一百两银子赠送张孝廉,说道:“我有一桩心事,思考了数年,没有遇到这个人,今天幸而得到兄弟你,这桩心愿可以了却。兄弟你少年豪爽俊逸,并且是位至诚君子,倘若蒙你应允,才敢对你一吐心曲。请表弟先收下这银子,然后再说出相托之事。如果你不收,那我也就不说了。”张孝廉看到表哥情意深挚,言辞恳切,于是慷慨地答应道:“我和您骨肉至亲,只要我力所能及,自当听从您的命令,义不容辞。请表哥尽管吩咐。”王银匠说:“我妹妹自幼许配给李益贵,这件事表弟也是知道的。现在双方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不能再耽搁了。可是李益贵穷得连到京城来的路费都没有。我又不忍心取消这门婚事,因我妹妹并不嫌对方穷。再说做人也不能出尔反尔。现在只能托表弟帮帮忙,您正好要回家乡去, 就麻烦您把我妹妹一起带走, 把她送到李益贵家,同时还请您帮她料理婚事。这一切都依仗您了, 表弟是一位正人君子,一切拜托了。”张孝廉一听此事, 立即答应下来, 同时请王银匠放心,表示自己一定不负所托。于是,张孝廉选择吉日,带着婉姑踏上回乡之路。到了老家后, 张孝廉就请媒人去通知李益贵。李益贵随同媒人一起到了张孝廉家里, 商定了良辰吉日,由张孝廉为李益贵和婉姑举行婚礼。在李家由张孝廉出钱, 办了几桌酒席。于是就出现了开头的一幕。邢大人听了张孝廉的陈述后,惊堂木“啪”的一啪,满脸怒容,厉声说道:“你不要再狡辩了,这件案子也不用再审了,我本来就已经了如指掌。以你二人孤男寡女,同行数千里,并且都是少年俊美,旁边没有一人陪伴,居然口称一路彼此守礼防备,历经数月之久,能够始终作不生邪念的正人君子,我是绝对不相信的啊!”命令产婆验试婉姑,果然已非处女之身。邢大人更加认为自己神明,因而得意地说:“怎么样?我所说的不假吧。”可是张孝廉和婉姑齐声大喊冤枉。邢县令大怒说:“看来你们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不受皮肉之苦是不愿意招的。”于是命令大刑伺候。衙役得令后,大打出手,打得二人皮开肉绽,惨不忍睹。二人承受不住酷刑的痛楚,只得违心招认,屈打成招。于是结案,处以死刑,立即执行。当时全县上下看到邢县令三下五除二,办案如此神速,干净利落,都同声称颂邢大人英明,并且诟骂婉姑和张孝廉人面兽心,有负王银匠所托,纵使处死也不冤枉。王银匠千里寻证查真凶王银匠在京城听到消息后,大吃一惊,惊骇懊悔,也以为二人的所作所为失去人性,罪有应得。转而又想妹妹婉姑自幼一起相依十余年,一向以礼义自我约束,就连说笑走路,都不敢稍稍马虎;而张孝廉为人,也是少年淳朴恭谨,温文尔雅,非常顾及自己的形象,为何突然做出了这样越礼犯法的勾当?因此反复沉吟思索,半信半疑不能决断。又因为自己离乡多年,暂时将银店的事务托付好友打理照看,自己回乡省亲,并借此侦测查访这件案情的真相。王银匠连夜动身南下,晓行夜宿,在路上也走了十多天才赶到浙江老家。他在检点婉姑留下的遗物时,心中忽然产生一个疑点,因为他发现在妹妹的嫁妆中没有金银首饰。原来王银匠因为李益贵家境贫寒,恐怕妹妹嫁过去难以维持生计,于是制作了很多金钏物什,大概价值千金,用来作为嫁妆的资助。那么现在这些金银首饰到哪里去了?他匆匆动身北上, 沿途注意察访, 特别是对于各处当辅,更是他重要察访对像。王银匠本来是京城手艺名匠,南北道上大的店铺商人和他多有往来。这一日来到一个典当行中,正和店主人商谈的时候,忽然看到店伙计手持一枝金钏前来,对主人请示道:“这件首饰制工精巧,因为典当的价钱太昂贵,我不敢自主,特意请示您的命令加以定夺。”王银匠在一旁看到了金钏,大惊之下,哭着对主人说道:“这件首饰乃是小人的妹妹归乡完婚的陪嫁之物,今日幸而无意之中见到它,那么死者的冤情可以昭雪了啊!”于是将事情的前后经过详细告诉了主人,请他将典当金钏之人设计挽留下来。自己到了当地县衙,击鼓鸣冤。县令问清缘由后,当即下令公差前去当铺拿人。不久拿来,即刻升堂审问。 “人犯姓甚名谁? 何方人氏? 到这里来作什么?从实招来。”县令一拍惊堂木,然后问道。那人一看威严的大堂,心里已惧怕十分,又有物证在此,如果想抵赖只有受皮肉之苦,干脆招了吧。那人长叹一声说:“真没料到,原以为不在当地出售赃物, 不会出事, 前几次确也没有出事, 谁想到今天出事了呢? 这大概也就是所谓的天意吧?”于是,将作案经过作了详细交代。原来此人姓侯, 排行第三, 人称“侯三”。此人原是京城一地痞流氓, 吃喝嫖赌, 耍赖撒泼,整日里只是鬼混。一日, 从别人口中听到, 京城里的王银匠要嫁妹妹,特地为妹妹制作了许多金银饰品作为嫁妆。这个消息引发了侯三的贼心。侯三打听到婉姑动身的日期,就偷偷跟随张孝廉和婉姑二人到了浙江绍兴。在出嫁的那天,侯三乘着人多的时候,预先埋伏在厨房里面,李益贵的母亲来到厨房做饭料理的时候,侯三在暗中突然用利刃将她杀害。李益贵听到有人扑倒的声音,亲自举着灯烛前往探视,侯三又冷不防用利刃将他杀害,于是将李益贵所穿的衣服和自己更换,冒名顶替,举着灯烛进入新房。婉姑是新过门的女子,不辨真假。两人就寝后,侯三用言语试探婉姑道:“听说你的兄长馈赠给你的嫁妆之中有几件金钏,做工精巧,为何不取出来让我见识见识啊?”婉姑因为认定他就是自己的丈夫,于是将自己的所有嫁妆取出来交给他,侯三大喜,装作赞叹不已。又和她共寝而眠。五更时分,侯三窥伺婉姑正在熟睡,将所有的嫁妆携带一空逃遁而去。他为人十分狡诈,不在本地销赃, 特地到别处销赃, 但是, 最终他还是落网。县令将案情逐级呈报,巡抚看到此案也大吃一惊, 于是上报刑部, 由于此案牵涉到四条人命和官员误判, 案情重大,故刑部又上奏皇帝。皇帝闻知震怒,下旨将侯三凌迟处死,又命令将那位素来以精明强干自称的邢县令,处决论罪相抵。分别聆讯参与这件案情的所有官员,全部严加议罪责罚。又特意颁布旨意为婉姑给予嘉奖,建造贞节牌坊;张孝廉的儿子蒙荫进入国子监读书。如此恩威并施,致使生者与死者均感谢皇恩浩荡。 分享: 喜欢 0 赠金笔 阅读┊ 评论 ┊收藏┊转载┊喜欢▼┊打印┊举报已投稿到: 排行榜加载中,请稍候......前一篇:韩家麟,将军断头第一人(《贵阳晚报》2017年1月15日)后一篇:四百年古寺六百年古柏(发表于《联合日报》2017年1月7日)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发评论]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登录名: 密码: 找回密码 注册记住登录状态昵称: 分享到微博 评论并转载此博文匿名评论发评论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前一篇韩家麟,将军断头第一人(《贵阳晚报》2017年1月15日) 后一篇>四百年古寺六百年古柏(发表于《联合日报》2017年1月7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17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